☞第十八章

不知道過了多久了...時間什麼的我已經不在乎了...

自從葡萄跟蘋果走後,感覺好空虛,好沉重。

小鳥、小啾、小喳也不再嬉鬧玩耍了,至於跟我們一起搬過來的村民們...也都很少再交談了。

雖然每天還是過得那樣辛苦,可是總覺得少了些什麼,日子變得比以前還要難過...

所以說...不可能再回到從前了...對吧?

"番茄..妳不餓嗎?"這時候黑走了過來。

"我不餓。"其實很餓。

"這樣啊..."黑說。"不可以騙我喔。"

"就算她說實話,也沒有東西吃啊。"這時候白走了過來。

"嗯..."我默默贊同。

"找食物這種事是可以想辦法的嘛!"黑使著性子的說。

"..."白沉默了。

我知道白在想什麼,我們根本想不出辦法。

到處都是毒藥,而食物已經被清得少之又少。

我們該怎麼辦?我們該何去何從?

望著那高高在上的巨鳥籠,我心裡興起了一個冒險的想法...

"我們何不爬上鳥籠裡看看?"

"什麼?!"黑和白異口同聲的說,他們看起來非常震驚。

"我是想說,鳥籠裡有食物,那我們為什麼不乾脆爬進去吃..?"

黑依然是一副震驚未減的樣子,可白卻低頭思索了起來。

"爬上鳥籠..我們並不知道我們所爬上的籠子住的是哪隻巨鳥。"白不疾不徐的開口。

"但是...我們有三分之一的機會,可以爬進那個不吃蟲的巨鳥籠子裡。他繼續說。

"可是...他們的排列順序每天都會調換,不是嗎?"黑疑惑的開口。

"我知道,正因如此,我們每天都得賭一把。"白說。"我是說如果我們這麼做的話。"

"當然,這是下下策,是到了不得不的狀況才會去做的。"黑喃喃的說了一句,不知是在跟白說,還是在安慰自己。

"我們已經到了不得不的狀況了,不是嗎?"白犀利的點出。"非常時刻就要使出非常手段。"

"我們應該冒這個險嗎...?"黑擔憂的望向白。

"為了未來的生存,我們應該冒這個險。"白沉重、但是堅定的看著黑的眼睛。

我彷彿可以感覺到他們之間的空氣產生了不明的火花。

♦ ♦ ♦

"洗鳥籠囉!"弟弟一手拎著鳥籠,一手拿著水管。

"等一下!這邊還有兩隻啊!"我兩隻手各提一個籠子。

在炎熱的下午,洗鳥籠是姊弟倆每兩天就要做一次的事。

弟弟轉開水龍頭,一道透明的水柱就從水管裡射了出來,畫出完美的弧度。

籠子裡的三隻小鳥快樂的唱著三重奏,準備享受淋浴的涼爽感。

啊,多麼輕鬆愉快的一個下午啊。

雖然洗鳥籠是一件苦差事,大便亂噴、小鳥亂飛是家常便飯,但是玩水還是很有趣的,儘管我們已經這麼大了。

不過如果我被大便噴到了的話那就不好玩了。

弟弟拿著水管亂晃,三隻鳥都被噴的濕淋淋的,但還是開心的拍著翅膀、唱著那不怎麼悅耳的歌曲。

總算不用勞心蟑螂的事了,雖然只有短短的半小時。

但這短短半小時還真是快樂,不用看到蟑螂死屍,不用戰戰兢兢害怕會有蟑螂衝出來。

人還是需要陽光的啊!!

聽說小強不喜歡亮處,這是真的嗎?

那麼他們就沒辦法享受到這種被暖陽照耀的舒適感了吧?

或者他們也沒辦法在豔陽下玩水,不能放心玩耍?

但他們應該也不喜歡陰雨綿綿的天氣吧,我想。

那他們會害怕打雷嗎?會畏懼閃電嗎?

他們又有那個時間,在夜晚時欣賞天上美麗的銀毛星群嗎?

如果答案是不,那麼他們的一生真是無光無彩。

短短的一生,就這樣黑白的過了,難道不覺得遺憾?

那麼,我們人類又是如此幸福?

我們可以盡情享受這個世界的繽紛、盡情玩樂。

也許只有短短的幾分鐘、甚至幾秒鐘,但是,感動又何嘗不是一輩子的呢?

當看見流星劃過暗色的天空時,內心的悸動可能是一輩子都記得的吧。

我說,如果是我的話。

但是,當你在欣賞美景的時候,又何曾想過,這個世界上,有一群生物無法體會的你感受?

他們可能在被追殺,他們可能無家可歸;

他們也有可能被囚禁了起來,他們更可能家破人亡。

這是為什麼?

絕大部分,這不是人類所造成的嗎?

珍惜你的一生吧,應該慶幸,我們生活在這麼美好的地方。

我們的生活,過得如此美好,應該要滿足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夜族-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