☞第十九章

"準備好了嗎?"

"好了..我們走吧!"

黑採取了我提出的那個辦法,已經這樣覓食了幾天了。

所幸大家都沒事,也填飽了肚子。

我們先從牆壁爬上去,在爬到鳥籠頂端,確定安全後在下去找食物吃。

這樣安全多了,比直接爬進去安全多了。

今天晚上...我們也像前幾天一樣準備出去覓食,但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...

算了,別想太多,什麼事都沒有。

我、黑、白和玫瑰爬上牆,延著貼著牆壁的鳥籠爬上去。

"今天的空氣有點潮濕呢,牆壁滑滑的,要小心喔!"黑提醒大家。

"我們走吧。"白點點頭。

安全的那個鳥籠剛好在中間,被夾在兩個不安全的籠子之間。

滑溜溜的很不好爬。

運氣不好,我們預到的第一個籠子就是會吃蟲那隻鳥的籠子。

黑和白先爬過去,我跟在他們後面,玫瑰則殿後。

戰戰兢兢的爬上籠子頂端,我只想快點通過。

我根本不敢往下看,因為我知道那隻鳥可能就虎視眈眈的瞪著我。

一直在冒冷汗...腳底下滑溜溜的感覺更增加了我的緊張感...

就要通過最大的縫隙了...只剩下一點點距離了...

然而,當我的前腳平安通過後,我的後腳卻不合群的 往 下 滑 落。

我彷彿覺得這個世界唯一的聲音就是我那噗通噗通的心跳聲。

滑溜的柵欄令我抓不住,我就快要掉下去了。

我似乎看到了那隻鳥眼裡的閃爍。

完蛋了。

就在我準備放開那雙已經無力的手時,一雙溫暖的手將它們抓住了。

"番茄!我不能讓妳掉下去!妳是我現在僅存的妹妹了!"是玫瑰。

"姊姊..."

那是一種感動?一種澎湃?

在你即將邁入死亡時,有個人從鬼門關前拉了你一把。

我看到黑和白也趕過來救我,但是因為籠頂實在太滑而不敢輕舉妄動。

我很想放棄。

"姊姊..放手吧,反正我已經沒有力氣爬上去了。"我眼裡含著淚。

"不行!不行!不行!"玫瑰的眼睛也泛著淚光。

"就讓我去陪葡萄和蘋果吧!這樣你們也不用費心照顧我了..."我說。

"說什麼傻話!快!我拉妳上來。"玫瑰仍然死命拖著我,不肯放手。

我搖搖頭,當我準備放手時,玫瑰突如其來的把我往上一跩。

我感覺到我騰空飛起,又落在依然濕滑的籠頂,原來玫瑰的力氣這麼大。

可是玫瑰自己卻因為平衡不了而往下滑,我想伸手抓住她,可是已經來不及了。

她就這樣直直的往下落,啪搭的一聲摔在籠子底部。

黑面露驚色,雖然他剛剛也想救我和玫瑰,但是距離太遠,加上籠頂濕滑,趕不及了。

白依然是那麼處變不驚的臉孔,但是我知道他也被嚇到了。

說時遲那時快,巨鳥馬上撲向籠底,將摔落的玫瑰一口吞下肚。

"玫瑰...."黑的眼裡閃著驚恐,呆呆的望著吃得津津有味的巨鳥。

"快走!"白一把拉住我和黑,跳下了籠子,落到安全的地面上。

"剛剛..."我感覺我的眼淚就要奪眶而出。"玫瑰她..."

黑低著頭,我看到淚珠滾滾而下。

"我..."我在顫抖。"我...對不起..."

"都是我的錯...."

"住口!這不是妳的錯!"白也在發抖。"這件事不是任何人的錯!"

"他說的沒錯,"黑擦擦眼睛。"我們...走吧。"

當黑說出這句話時,我徹底崩潰了。

我跪在地上嚎啕大哭,捂著臉。

我不敢相信,玫瑰就這樣走了,而且還是因為我。

我對不起她,我對不起黑,對不起白。

當下我真的很想死,我想我乾脆去撞牆自殺好了。

但是黑抱著我顫抖的肩膀,白蹲在我身邊摸著我的頭。

我感覺回到了小時候,那種受人保護的感覺。

"玫瑰犧牲了,但是不要過於自責,她會原諒妳的。"白又恢復了往日的冷靜。

"我們知道妳很難受,我們也一樣。"黑看著我說。"我們回家吧,好嗎?"

我點點頭,我還是說不出話來,但是已經好多了。

可是,我們又該怎麼跟弟弟們解釋玫瑰為何沒有歸來呢?

我搖搖頭,我很抱歉。

但是謝謝妳,姊姊。妳救了我。

在我低著頭轉身的那瞬間,我隱約聽到了玫瑰在跟我說話。

"回家吧,我跟葡萄和蘋果會在天上看著妳的,別擔心。"

♦ ♦ ♦

"欸!你知道嗎?明天爸爸就要回來了!"

"真的嗎?!太好了!!"弟弟開心的歡呼。

"剛剛爸爸打電話來,爸爸說明天晚上就會到家了。"我高興的說。

爸爸出差了這麼久,總算要回來了,我們姊弟倆都難掩興奮。

"不知道爸爸會不會帶什麼東西回來給我們耶..."弟弟說。

"都多大了,還在想著這種事!"我推了他一下。

"難道想也有錯嗎!難道期待也有錯嗎!"弟弟誇張的說出經典台詞。

"好啦好啦,那麼我們就得在爸爸回來之前再把房子打掃一次。"我說。

"對吼!我都忘記了!"弟弟看了一下時鐘,現在是下午兩點半。

"要不要從現在就開始打掃?"弟弟問我。

"才不要呢!反正現在打掃好了明天你還是會弄髒,不如明天一早再開始打掃。"我回。

"我才不會弄髒呢..."弟弟嘟噥的說。

"不管是誰弄髒,弄髒了就是弄髒了,所以現在去洗鳥籠!"我說。

"什麼?!妳的話鋒轉得也太快了吧!"弟弟張大嘴巴,一副*阿瑋的樣子。

"赫赫赫,快點去洗吧!"我哈哈大笑。

"那妳也要一起洗!!"弟弟拖著我就往鳥籠走去。

"好好好,不要拉我!"我笑笑的說。

我低身尋找水管,我在一堆工具中找到水管後便聽到弟弟一聲訝異的叫聲。

"這是什麼啊?"弟弟蹲在地上,仔細端詳放在地上的鳥籠。

"什麼東西?"我也彎身過去看,籠中的小鳥被我們兩個嚇得亂跳亂跳。

只見鳥籠底部有兩片薄膜,旁邊散落著疑似是昆蟲腳的東西。

"這..這是?"弟弟疑惑的轉過頭看著我。

"這個..."我看著那兩片薄膜,淺淺的咖啡色...我再看看那些疑似是腳的東西,那樣的深咖啡....

"ㄜ...會不會是...蟑螂...?"弟弟緩緩的吐出這幾個字。

我忍住想吐的感覺,我們家的鳥吃蟑螂?!

"他..他吃蟑螂..."我結結巴巴的說。

"可能昨天晚上的時候有隻白目的蟑螂跑了進去,然後他很餓就把蟑螂吃了。"

"有必要這樣嗎...明明還有飼料的說。"我一臉無奈。

"唉,我們趕快去洗鳥籠吧。"弟弟嘆了一口氣。"我們說再久也探討不出他當時吃蟑螂的心態。"

"嗯..走吧。"我說。

莫非蟑螂的確需要趕盡殺絕?連我們家的鳥都這麼想?

但是...有必要這麼殘忍嗎?

最後一天了...等爸爸一回來,我就不必在煩惱蟑螂的事情了。

就沒有我的事了,真令人放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註:阿瑋 知道"杰哥不要"的人應該都知道阿瑋是誰(X

夜族族長窩也有發布喔:http://autumn1721.pixnet.net/blog/post/4449208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夜族-秋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